导航菜单

21金融研究:银行业“对公”大棋局

?

导言:在公共服务方面,工农钟健四大银行是主力军。上半年,四大银行的银行业务收入超过1000亿元,而“宇宙银行”工商银行无疑是王者。

赖源,21世纪经济先驱报(身份证号:JJBD 21)

记者,新赵佶,深圳报道

编译,周彭锋

Chart/海龟

对立的公共(企业金融业务)和零售(个人金融业务),一个对立的。

随着“大零售”战略在经济下滑时期向前推进,作为银行业基石的企业业务有点孤独。许多大银行、股份制银行和城市商业银行的企业利润同比出现负增长。例如,零售业务超过工商银行的建行、邮政储蓄银行、交通银行、招商银行和擅长企业业务的民生银行(股份制银行)等。

有起有落。例如,与去年同期相比,农行今年上半年的公共业务利润增长了35%。主要国有银行的增长率最高。光大银行、平安银行(,)和南京银行(,)等城市商业银行也有明显的实力。

规模是公共事业成功的关键。毫无疑问,四大银行比所有其他上市银行都有“垄断”优势。

那么,谁是“公众之王”?

Chart/21世纪商业先驱报

四大银行对名义上的国王

在企业业务方面,工农钟健四大银行是主力军。上半年,四大银行的银行业务收入超过1000亿元,而“宇宙银行”工商银行无疑是王者。

工行是唯一一家公共业务收入增长率达到两位数的大银行。

2019年上半年,工行金融业务收入2088.90亿元,同比增长12.76%。利润总额875.16亿元,同比增长9.98%。从企业业务客户结构来看,截至2019年6月底,工行共有企业客户726.8万人,比上年末增加59.5万人。企业贷款总额9.91万亿元,增长4871.52亿元。公司存款12.41万亿元,增长9244.54亿元。

银行的财务报告称,在其信贷重组中,基础产业和幸福产业、先进制造业和物联网取得了快速增长。我们将支持基础设施建设和实施“短板”项目、国家战略区域、私营企业和普惠金融等重大项目。

零售销售正在改善的中国建设银行利润出现负增长。建行和农行的公共业务收入增长率相差不大,但由于信用减值损失,利润差异很大。

2019年上半年,建行实现利润总额438.76亿元,同比下降10.72%,占利润总额的22.95%。相比之下,本行个人银行业务和资本业务实现利润总额分别为858.89亿元和477.38亿元,同比增长6.40%和23.40%。建行公司银行利润负增长的原因是上半年营业收入为1343.52亿元,增长率仅为1.96%,是六大国有银行中最低的。本行法人银行信贷减值损失618.84亿元,同比增长52亿元。

中国农业银行的公共业务仅次于工商银行,其公共业务利润增幅在六大国有银行中最高。2019年上半年,农行公共服务收入为1424.87亿元,同比增长2.17%。利润总额731亿元,同比增长35%。较高的利润增长率也与信贷减值损失有关。上半年我行信贷减值损失369.77亿元,同比下降167.95亿元。

中国银行公共服务收入1126.32亿元,同比增长6.11%;其中,中国内地企业金融业务营业收入980.46亿元,同比增长5.72%。

事实上,公共业务基本上被四大银行“垄断”。

根据银行的财务报告统计,截至6月底,四大银行对公众的贷款超过29万亿元。此外,邮政储蓄和银行贷款总额超过5万亿元。九家上市股份制银行的公共贷款总额不到15万亿元。十三家a股上市城市企业共拥有3.78万亿元的公共贷款。

就增量而言,今年上半年四大银行共投入公共信贷3500亿元以上,总额1.7万亿元。在其余银行中,只有交通银行和SPDC在公共贷款上的投资超过2500亿元,兴业银行和邮政储蓄银行分别在公共贷款上的投资超过1500亿元和1400亿元,其余银行都在1000亿元以下。今年上半年,被称为“零售之王”的银行在公共信贷方面的投资不到600亿元,余额为1.83万亿元。

一名国有大银行官员向记者指出,这与四大银行的传统优势有关,这四大银行自80年代成立以来已经从事专业银行业务多年,如工商银行的工商贷款、建行的建设和基础设施贷款、农行在县域和农业、农村和农民的分布等。即使在股份制改革上市后,由于多年的深耕和雄厚的财力,全年与中央企业和国有企业保持了稳定的合作关系。

股份制银行比大型国有银行越来越小。近年来,加速向“大零售”转型的股份制银行在公共业务中不那么“耀眼”。这背后是股份制银行向公共企业的分化,以及它们与零售企业之间日益扩大的差距。

肇星银行上半年批发金融业务562.42亿元,是唯一一家负增长的股份制银行。批发金融利润231.5亿元,同比下降3.4%,税前零售金融利润388.2亿元,同比上升20.97%。即使在中等收入领域,肇星银行上半年批发金融业务非利息净收入也只有181亿元,同比下降7.05%,远低于零售金融业务非利息净收入261.61亿元,同比上升7.07%。

值得注意的是,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 Bank,一家股票银行)没有披露其公共业务的收入数据,大幅增加了公共信贷,使其成为公共贷款增长最快的股份制银行。

2019年上半年,兴业银行公共存款余额超过3万亿元,比去年年底增长2899亿元;公共贷款余额接近2万亿元,比上年末增加1730亿元。

记者了解到,兴业银行高管在业绩会议上表示,该行计划在下半年投资2400亿元新增贷款。布局围绕广东、香港、澳门和海湾地区、长江三角洲、北京和福建。关键产业的选择围绕着国家政策,包括基础设施、高端制造业、能源、冶金和消费。

在其他股份制银行中,2019年上半年,中信银行(,)、民生银行、光大银行(,)、平安银行公共业务收入分别为470.96亿元、500.33亿元、268.35亿元和264.79亿元,分别增长7.92%、13.29%、21.35%和8.53%;公有企业利润分别为154.63亿元、268.32亿元、80.24亿元和27.46亿元,同比分别增长6.23%、5.23%、95.61%和151.01%。

许多股份制银行的公共信贷增长率极低,业务重心全面转向“大零售”。

例如,截至6月底,浦东发展银行公共存款总额超过2.8万亿元,比去年年底增加2540亿元,公共贷款余额(包括票据贴现)超过2.1万亿元,比去年年底增加472.14亿元,增幅仅为2.30%。中信银行公司贷款余额(不含票据贴现)为1.94万亿元,同比增长3.12%。个人贷款余额1.65万亿元,比上年末增长10.99%。

在股份制银行转向“大零售”的背景下,光大银行是相当“另类”的,其对公众的贷款规模和业务收入反而迅速增加。

2019年上半年,光大银行公众存款余额(包括其他存款的公众部分)为2.23万亿元,比上年末增加2843.57亿元,增幅为14.63%。其中,公众人民币核心存款增长9.72%;公共贷款余额1.42万亿元,比上年末增长919.98亿元,增幅6.90%。

太平洋证券分析师董肖春认为,宏观经济环境仍面临不确定性,企业扩张动力不足,对公共贷款的有效需求实际上不足。

她说,从银行的角度来看,虽然精神创伤和痛苦管理已经实施,但央行不会像过去那样给银行分配配额,但仍存在隐性限制。除了精神创伤和痛苦评估中计算的上限之外,还有监管机构的窗口指南。小额零售贷款的投放意愿肯定更高,因为零售贷款收益率高,不良率低。

然而,每个家庭都必须衡量它,因为对于公众客户来说,它也是一个非常高质量的存款客户。不同的银行有不同的策略。例如,平安银行明显改变了零售业,新的信贷倾向于零售,给公众带来压力。中信银行也提议改革零售业务,但情况不同。

城市商业银行“省管”与股份制银行相比,城市商业银行在公共资金数额上又迈出了一大步。

北京银行(Beijing Bank),一家公共信贷量最大的上市城市商业银行(,Guba),上半年公共信贷超过9,167亿元,浙江商业银行超过6,125亿元,华夏银行(,Guba)不到1.23万亿元。

上海银行和江苏银行的公共贷款约为5700亿元,南京银行、宁波银行和杭州银行的公共贷款分别为3865亿元、2732亿元和2255亿元。

2019年上半年,上市城市商业银行的法人银行收入普遍增加,但利润被瓜分,部分城市商业银行出现负增长,出现“票据冲动”现象。

城市商业银行的银行收入与地区高度相关。经济发达地区的城市商业银行规模较大,收入较高。

北京银行、上海银行和江苏银行公共服务收入最高,2019年上半年分别为181亿元、180亿元和136亿元,分别增长1.37%、18.05%和18.96%。公共企业利润总额分别为96.5亿元、93.8亿元和40.8亿元,同比增长15.11%、16.70%和-9.82%。三家城市商业银行对公众的收入甚至超过了杭州股份制银行浙江商业银行。今年上半年,浙江商业银行对公众的收入为133亿元,同比增长15%。

此外,2019年上半年,位于江浙两省的南京银行、宁波银行和杭州银行的公共业务收入分别增长了87.9亿元、62.7亿元和51.7亿元,增幅分别为24.95%、31.36%和22.74%。三大城市商业银行的公共业务利润增长率也非常高,分别为40.97%、36.21%和29.33%。

位于内地的城市企业表现不同。今年上半年,长沙银行、郑州银行、青岛银行和Xi安行分别实现公共服务收入41.9亿元、24.1亿元、23.4亿元和19.7亿元,增速分别为3.47%、6.46%、47.77%和6.01%。在公共业务利润总额方面,长沙银行、贵阳银行、成都银行、郑州银行、青岛银行、苏州银行和Xi安行分别实现了-17.87%、68.38%、23.23%、47.42%、47.26%、0.67%和-4.06%的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票据冲动”现象在股份制银行和城市商业银行中很普遍。

2019年上半年,招商银行票据贴现余额为2421亿元,同比增长66.24%。上半年,票据直接入账6029.66亿元,同比增长32.51%。兴业银行和民生银行分别增加票据贴现226亿元和298.7亿元。

在城市商业银行中,北京银行、上海银行、江苏银行和宁波银行的票据贴现金额分别为404.7亿元、582.6亿元、715.2亿元和605亿元,较去年底分别上升或下降253亿元、186.5亿元、156.8亿元和155.6亿元。

然而,最大的票据贴现仍然是大型国有银行。

2019年上半年,建行贴现票据4544.57亿元,同比增长1460.89亿元,增幅47.37%,主要用于支持企业短期资金周转需求。邮政储蓄银行票据贴现金额4690.92亿元,比上年末增长644.69亿元,增幅15.93%。邮政储蓄银行表示,将挖掘关键客户对折扣业务的需求,并增加直接和商业票据回扣的分配。工行票据贴现规模为3268亿元,但半年内下降了376亿元。农行贴现的国内企业贷款和票据余额比上年末增加5796亿元,其中票据贴现规模为3793亿元,比上年末增加353亿元。

你如何将“账单冲动”现象视为一对公共事业?

股份制银行总行票据业务人员表示,银行承兑汇票(以下简称银行汇票)是银行的信用,企业贷款是企业的信用。票据交易流动性相对较好,票据转让速度非常快,月末规模调整相对灵活。如果贷款不能延期,账单将被用来为该规模融资,因为这是一笔大额贷款。另一家票据制造商也表示,发行银票需要信用或合格的抵押品,通常是一家大型企业。对银行来说,银行票据有银行信用背书,这比普通贷款更容易控制风险。

即使对于商业承兑汇票(简称商业汇票),票据经纪人也表示,商业汇票的短期(长达一年)、可变现性、即期付款、字面意义和确认的权利使银行更愿意贴现票据,贴现过程比信贷过程简单。

为什么向公共零售屈服

在起起落落之间,对公共服务的担忧逐渐显现出来。

“事实上,从我们的角度来看,整个信贷团队仍然感到有‘过失’的风险。“一家大银行的一家国有分行坦率地对公共企业人士说。

她说,随着零售业的转型,公众对公共信贷提供商的热情不如往年。十年前,公众的态度非常“傲慢”。现在它显然被零售行业超越了。在完全零售的情况下,零售的重要性远远高于公共线路。

在这背后,公共贷款的不良转折点已经过去,但压力仍然存在。

“大洪的资产质量压力没有前两年那么大,大洪一些地区的不良贷款正处于等待爆发的状态,从2017年到2018年,”大洪国有风力控制部门的一名人士表示。有些分行只能通过风险缓释来延缓不良贷款的进入。

在大型银行中,截至6月底,工行不良贷款率为1.48%,较去年年底下降0.04个百分点,连续10个季度下降。其中,企业贷款不良贷款率为2.00%,下降0.07个百分点。个人不良贷款下降0.02个百分点。建行公司贷款和垫款不良率为2.50%,较去年年底下降0.10个百分点。农行公司贷款不良率为2.14%,比去年年底下降24个基点。

不良贷款也在行业间严重分化。

例如,工行在交通、仓储和邮政服务方面的贷款占23.7%,达到1.99万亿元,不良率为0.70%,比去年年底下降了9个基点。制造业贷款占16.9%,规模为1.43万亿元,不良率为5.82%,比去年年底上升6个基点。批发零售业不良率为9.31%,比去年年底下降147个基点。建行基础设施行业贷款占公共贷款的52.71%。不良率保持在1.02%的低水平。制造业贷款余额超过1万亿英镑,不良率为7.20%,比去年年底下降了7个基点。在农行的企业贷款中,制造业的不良率为4.97%,比去年年底下降了5个基点。

一位银行业分析师表示,自2017年以来,制造业的不良率迅速上升,风险敞口持续存在。在公共贷款中,基础设施(包括运输、仓储和邮政服务、电力、燃气和水的生产和供应以及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的比例大幅增加。基础设施贷款的吸引力在于从2016年开始,在国有部门基础设施建设的浪潮中,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的信贷支持和存款回报。

股份制银行中,2019年上半年招商银行企业贷款占比下降2.68个百分点,至42.42%,企业贷款不良率为2.00%,较去年年底下降0.13个百分点。在我行企业贷款中,房地产和交通贷款占比最高,均超过3000亿元,不良贷款分别为0.48%和0.80%,上升或下降-55bp和22bp从去年年底开始。2600亿英镑制造业贷款的不良率为6.57%,比去年年底下降了7个基点。

中信银行不良贷款率(不含票据贴现)较去年年底上升0.03个百分点。不良贷款主要集中在制造业和批发零售业。不良贷款率较去年底分别上升0.16个百分点和下降0.43个百分点。中信银行表示,不良贷款行业分布变化的主要原因包括:第一,由于产能过剩和市场需求不足等多种因素影响了部分制造、批发零售、租赁和商业服务企业,行业竞争加剧,利润下降,信贷风险出现。第二,房地产市场分化,房地产开发贷款风险增加。

关于不良贷款,董肖春认为,银行业向零售业务的整体转型是一种趋势,零售贷款收入的整体比例将继续增加。从部分银行季度报告来看,公共贷款不良率已经稳定,集中不良贷款阶段已经过去。在“价格战”时代,基层分支机构对当前的公共服务有很多“不满”。

一家股份制银行分行的一名成员承认,该公司的金融产品“彼此没有太大区别”。营销已经是一场肉搏战。要么资本价格非常有利,要么“关系”已经到位。由于产品的严重同质化,有时客户寻找或不寻找谁并没有什么区别。”

除了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全行业大规模零售转型、利率市场化等明显原因外,公共事业的深层逻辑也在发生变化。

一家大型国有银行华南分行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对于银行来说,现在有必要认识到零售银行应该遵循“批发金融”的原则,实现大规模客户获取和大规模服务。对于公共企业,我们应该遵循“零售金融、一户一策”的原则,根据客户需求制定产品计划,包括信贷、债券发行、并购跨境联动,甚至投资和贷款联动。

上述股票银行人士表示,在公共商业股票时代,银行在经营战略上已经从“制造产品”转向“做客户”,发展成为“一户一策”,设计产品解决方案,关注客户用户体验。在操作方法上,更注重合规和内部控制,经常强调尽职调查和豁免,“大银行和小银行是一样的”。

例如,肇星银行在《中国日报》上坦言,该行上半年企业贷款余额较去年年底增加440.22亿元,增幅为2.90%。增长率同比下降。原因是,一方面,在经济低迷时期,企业扩张意愿不强,融资需求相对较弱。

另一方面,年初以来,流动性合理充裕,货币市场利率和债券市场收益率整体呈下降趋势,企业,尤其是大客户,倾向于用债券等低成本融资渠道取代银行贷款,客户提前还款的金额有所增加。

债券对公共贷款的替代效应越来越明显。一家华南上市公司的首席财务官告诉记者,作为上市公司,选择发行窗口和匹配贷款期限主要是指AAA级信用债券的收益率曲线。银企合作的商业模式已经从原来的存贷款转变为投资银行和债券发行、并购等供应链融资。

自去年以来,市场利率水平持续下降,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近4%降至3%左右。然而,贷款利率的下降远低于债券发行的下降。2019年9月,国内企业贷款利率为5.24%,较去年高点下降36个基点。前八个月,新发放的小微企业贷款利率为6.8%,比去年平均水平下降59个基点。

此外,自2018年10月以来,随着各种支持民营企业融资政策的出台,包括上市公司股权质押风险缓释、央行贷款再贴现、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银行贷款支持等政策的出台,投机性信用债券与投资性信用债券之间的评级利差逐渐趋于平稳。

另一位上市公司官员表示,由于去年去杠杆化,融资利率在年底上升,而融资利率自今年以来一直在下降。尤其是由于CDB等人的干预,银行贷款利率甚至低于4个百分点。

对于传统的“公众”来说,他们是时代的代言人。

一位华北银行官员表示,对于大型银行来说,公共服务仍然是未来的基石,公共服务和零售的一条腿不能比另一条腿长。然而,在过去的两年里,许多银行在总行设立了战略客户中心和主要客户中心,并有大量高质量的集团客户进行了收集。尽管这是行业趋势,优秀的企业客户经理也被“吸走”,导致许多分支机构对企业中层的权力相对较弱。

此人说,公共业务团队和业务经理不能通过培训或阅读文档来进行培训。我们必须有一个优秀的培训体系,但在整体经济环境下,我们不是那么忙于前端业务,而是非常忙于不良资产的处置。

(本文摘自《中国金融业发展趋势报告(2019)》,报告将在2019年11月18日至19日举行的第十四届21世纪亚洲金融会议上向公众发布。记者微信:xinjz21)

本文从微信公众号:21世纪经济先驱报开始。文章的内容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贺勋的立场。投资者应在此基础上自行承担风险。

(责任编辑:王志强HF0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