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长三角逛不够:居民每年区域内旅游6次 下一个爆点是生态游

?

早上7:00后,我将去乌镇西栅风景区,沿着沈家湖高速公路走2个多小时。家住上海虹桥的陈女士在中秋节期间完成了对长江三角洲的旅行。

她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白天体验古镇的原始风貌,晚上喝一杯。”

乌镇已成为教科书案,使这个村庄变成了一个红点。第一位财务记者发现,当地的原始村民于1999年初迁出,现在他们大多数返回家乡并继续在统一管理下经营;这也是长三角文化旅游产业加速整合的缩影。

在长三角高质量发展的国家战略下,我们继续推进铁路,飞机场和公路建设。除了大幅度促进跨区域森林砍伐外,最近批准的沪苏铁路以及胡同铁路(包括南通机场和浦东铁路枢纽)已在大纲中明确定义,可以大大缩短距离上海市交通委员会副主任张琳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上海市文化旅游局副局长张琦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长三角地区文化和旅游业的高质量发展是今年的重点。它的相关任务包括一个关键项目,六个启动项目和18个深化项目。

其中,以“乐悠长三角”网络服务平台为重点,另有一系列“旅游城市,名镇,名村,名山,名湖,名园,名馆”等精品旅游路线,“高铁+”,风景名胜区和高铁+酒店等快速旅行路线,以及长三角地区文化和旅游标准的制定,并发布了年度《红与黑》文化旅游业名单”。

2019年上海旅游节于9月14日晚上拉开帷幕。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对旅游服务质量提出了更高的期望。长江三角洲新型文化旅游一体化模式正在成为区域经济增长的新动力,呈现出多元化发展的格局。

生态旅行是重点

最近发布的“长三角生态旅游高峰论坛”《长三角生态旅游发展报告》显示,该地区居民平均每年花费6倍,而自动驾驶和高铁旅游成为最受欢迎的旅游方式在该区域。 2017年,长三角三省一市的旅游总收入为3.16万亿元,占全国旅游总收入的58.5%,占世界的8.77%。

什么是新模型?除了明确提出“支持生态旅游发展”的国家“十三五”规划之外,国家发改委和国家旅游局共同制定了《全国生态旅游发展规划(2016-2025年)》,以进一步促进生态旅游及相关产业的发展。施工。

“旅游业转型需要以生态旅游为突破。”国家发改委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杨义勇说:“生态旅游的定义在于人口密度不宜过高,应以生态为基础,以植物,动物为生。而不是人。”

根据杨义勇的说法,生态旅游的首要考虑因素是旅游的承载力,控制人流和制定价格。同时,有必要增加自然环境的经验,教育和管理计划,最好是鼓励当地农民参与和分享发财;此外,我们必须强调清洁生产,这意味着节约资源和可持续发展。

从目前的长三角环境来看,旅游群体的文化素养较高。江南园林文化,水乡古镇文化和生态农业文化都具有比较原始的特征,适合于习惯于城市生活的现代人。具有更大的吸引力。上海社科院副院长王震表示:“这些都表明,长三角地区生态旅游的发展潜力仍然很大。”

如上所述,乌镇是旅客的净红色旅游胜地;它位于长江三角洲的一体化中,在工业与农村一体化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新的生态旅游模式应该在哪里转变? “长三角未来的整合有两种模式。王震解释相信,在第一种模式下,以乌镇为例,有必要从各个方面与大城市联系。在设计和质量上,以取得今天的巨大成功;在第二种模式下,要实现更高质量的生态治理,政府必须建立各种平台,包括数据,信贷和地方优惠政策。”

王震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长三角是一个社区,因此其生态旅游的发展还需要整体规划,共同建设和共享。

以渭南至黄山,千岛湖至杭州的新安江流域生态旅游业为例,该行业得到广泛认可,上游水域的保护对下游水域尤为重要,这需要浙江与安徽的整体联系。规划;这还涉及上海,浙江和江苏的太湖生态资源的共同建设,共享和补偿机制。

“作为即将到来的长三角生态绿色综合开发示范区(江苏省吴江区,江苏嘉山区,浙江嘉兴和浙江青浦),淀山湖涉及上游的整个生态保护。黄浦江赋予上海,江苏和浙江一个共同的“生态绿色”使命,它们必须共享和建设,共同节约金钱,共同享受。”王震补充。

发展生态旅游的缺点是什么?杨义勇认为,我们的国家森林公园和人类自然遗产公园的运营主要是基于门票,但是门票的分量太重,无法培养真正的现代旅游业。 “风景区应该有门票意识,让人们自由进出,并结合旅游模式的长度。”

另外,在旅游地的开发方式上也需要遵循生态理念。业内人士表示,中国的旅游发展多是以景区为主,其弊端是用物理方式将环境隔开,变成供人玩乐的地方;因此,对于未来的生态旅游,尤其是江浙一带的小镇开发,是否可以打破景区与人群的藩篱,尽量尊重原始人文发展,很值得思考。

转型面临巨大挑战

国务院办公厅8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激发文化和旅游消费潜力的意见》中,9项政策措施涉及了诸如大力发展夜间文旅经济、建设一批国家级夜间文旅消费集聚区;发展新一代沉浸式体验型文化和旅游消费内容等。

“从我们网站的大数据看到,近1~2年文化旅游的销量明显上升。中秋小长假期间,夜间游玩门票在线订单量同比激增六成,90后是消费主力,占比60%;美术馆、艺术馆的夜间产品订单量同比增幅超过1倍。”驴妈妈集团副总裁李秋妍表示。

第一财经记者调研发现,长三角区域的夜游经济各有特色。在依江傍水的城市,杭州钱塘江乘船夜游、金华横店的水舞秀《百老舞汇》更受欢迎;上海则是为艺术爱好者们提供了可供游览的文博、美术展览馆等,共计有33家之多。

“带家里的小朋友夜游美术馆,寓教于乐的同时,还有满满的正能量。”一则黄女士发布在朋友圈里的消息也引来了众好友的点赞。照片里,孩子们身着印象主义的彩色防水外套,聚精会神地聆听讲解、亲自动手作画,体验感十足。

不仅是城市有夜生活,自然风景中“秉烛夜游”也别有风味。拥有1800多种植物、200多种动物的生态景区安徽天堂寨,也在寻求消费升级。“我们会在后续建设一些丰富的夜游项目。生态景区中,如何将游客吸引过来、延长其停留时间非常重要,因此无论是光影秀、大型表演还是晚间科普都应在规划中实现。”安徽天堂寨风景区副总经理张斌表示。

事实上,上述提到的多产业融合、沉浸式娱乐等新旅游态势正在成为主流;而与此同时,文旅产业转型也对其背后的公共服务支撑提出更高要求。

首先,是要解决景区内的出行问题。“旅游场景中的一个痛点就是出行。目前,我们已与国内500多家景区进行了合作,针对细分人群需求为景区提供有别于城市出行的产品,比如亲子、家庭、情侣的产品,并通过数据共享来提升景区智慧管理的能力。” 哈罗出行联合创始人韩美说。

有必要时,需形成景区内的交通网络。在上海市城市建设和交通发展研究院副院长薛美根看来,长三角很多历史文化名城、特色小镇、湖泊河流等景点,绝不应是孤立的存在,而要通过交通模式为不同人群设计不同路线的产品,并贯穿旅客进入景点的全流程。

其次,一些景区内的如厕、停车等诉求也受到普遍关切。以江苏盐城的大丰荷兰花海景区为例,每年清明期间日均人流量约为30万人次,其承载、配套能力也受到考验。

“我们景区周边五六公里范围内的农民,在节假日都会发动起来,每家的小院子、厕所都由我们景区派人指导、进行统一卫生处理。而我们的农村里,只要游客方便停车的地方就可以停车,即使出现碰毁农作物的情况,游客只要拍一张照片下来就能处理。”荷兰花海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金珍云告诉记者。

另外,吃、住、行、游、购等旅游要素,仍需全盘规划与统筹。“要将旅游资源的多样性、差异性结合起来,形成自己的特色。”崇明岛西沙明珠湖景区副主任赵铭泉告诉记者,“我们目前正在打造一个五星级的体育公园,涉及女子公路环形自行车赛事、龙舟比赛等重大赛事,这些都使得长三角地区的文化体育要素得以流动起来。”

毕竟,长三角居民在文旅上的巨大需求又将迎来一个爆发期。

刚从乌镇回来的陈女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国庆长假即将来临,这次打算带着家人去稍远一些的安徽查济古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