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Z. 视频】对抗黑暗:一个盲人乐团的台前与幕后

贵阳网我想分享昨天

在普通人眼里,黑暗意味着什么?也许是孤独、恐惧或无助。但有些人不得不一直生活在黑暗中。他们或许都有办法与黑暗抗争,但贵州盛华职业学院盲人乐团的成员选择了音乐。在不到20天的时间里,盲人管弦乐队将迎来国家大剧院舞台上最重要的节点。他们为此所作的努力难以想象。

0x251C

比夜间暗

早上六点,夜色还没有完全褪去。在贵州盛华职业学院学生宿舍里,施华明转身站了起来。

0x251D

在黑暗中,他摸索着找衣服,拿起脸盆和杯子,朝洗手间走去。事实上,施华明已经十年没开灯了。十年前的重病夺走了他的视力。现在,对他来说,无论白天黑夜,都是黑色的。

离宿舍三百米远的地方,足球场边上有几个电木屋,里面有他心爱的电吉他,还有鼓、马头琴、小号、贝斯、钢琴等,天晴后,他们将分别见面。来找你自己的主人。这些盲人音乐家必须先穿过狭窄的走廊,然后从台阶上下来,最后穿过足球场的小半部分到达小屋。

在这段距离上,施华明和其他小伙伴走得很轻松,偶尔在路中间玩耍。

三年多前,上海音乐学院现代器乐、打击乐器教师张小璐带队赴贵州演出。他应邀到贵州盛华职业学院讲学,看望盲人学生对音乐的执着和热情。想到要为他们做什么,真是个惊喜。

经过一年多的筹备,于2016年12月12日成立了贵州圣华职业学院盲人乐团。作为自愿者,上海音乐学院现代乐器与打击乐系作曲专业的张金才作为盲人管弦乐队的老师加入了学校。 ``我也是第一次联系盲人学生。与他们相处的方式是互相学习,让他们逐渐信任我并愿意接受我教授的知识。张金才说。

作为一项创新性的探索项目,贵州圣华职业技术学院从一开始就一直在朝着专业方向努力。讲师张金才的音乐素质很好。他在1980年代赢得了上海古典吉他比赛的冠军,并为此进行了研究。我在日本学习,然后在日本学习。回到中国后,我在上海音乐学院任教。在得知学校有这个教育扶贫项目后,他决定从上海前往惠水。

从2016年到学校接手盲人爵士教育扶贫项目的培训,张金才只在春节期间回国探亲,其他时间都留在学校。盲人管弦乐队的成立意味着,作为西南唯一一所招募盲人教育的圣华学院,培养盲人康复理疗技术的作用已经转移到探索盲人教育改革上。

盲人乐团由十二名学生组成。最小的只有十五岁。他们主要学习钢琴,萨克斯管,鼓,小号,贝斯等。具有音乐基础的史华明自然会被招募为盲人乐队。

挑战是不可能的

没有音乐,没有命令,周应培坐在鼓前,一直在鼓架子上演奏。他需要调整到最合适的角度以保持更准确的音高。由于自小就热心,周英培对音乐非常敏感。

作为盲人乐团的队长,他需要发挥协调和组织的作用。此前,盲人乐团应邀参加了第五届上海音乐学院国际爵士音乐节。周应沛在表演中运用流利的英语向外国客人介绍了乐队。说到表演,他坦率地说:“舞台下有很多大师,要在这么多专业人士面前表演,心理压力比较大,我认为当时还不是我们最好的状态。 “

'我的听力更好,音乐的感觉,例如节奏,音符,节奏等,都更加敏感。周英培说,现在乐队已经过了对乐器的了解期,学习内容也转向了演奏技巧的水平,然后大家进行了排练。

经过反复调试,悠扬的钢琴声,低沉的电吉他声,密集的鼓声和人们的声音继续回到各自的乐器中。他们要么闭着眼镜,要么戴着眼镜,沉浸在自己的音乐世界中。

'他们看不到分数。他们只能依靠记忆,因此学习时间比普通人更多。这也需要我有更多的耐心并陪伴他们完成此学习过程。张迪才说,盲人乐团有十几名成员,分别来自西藏,安徽,广西,上海,甘肃,贵州等省。其中有先天性失明和病理性失明。不同的生活经历和不同的生活场景会影响他们对音乐的感知。

除三名学生外,十二名学生都有基础,其余由章金才教书。现在,乐团中的每个人都至少拥有两种乐器。从音乐理论到乐器演奏再到音频制作,张金才似乎都有化身,但他始终认为,并非所有盲人都适合学习音乐,这需要一定的才能。而且他本人只是在做平凡的事。

在排练现场,主唱巴登格外引人注目。他的脸庞锋利而棱角分明,衣服酷又帅气,嗓音很醒目,白色T恤和尖头鞋搭配在一起,他是个摇滚歌手。来自拉萨的那个藏族家伙在现场。生化学院有很多粉丝。

Baden最初是贵州圣华职业学院康复理疗课程的毕业生。他了解到学校招募了盲人学生学习音乐,并且从对音乐的热爱中,Baden积极与学校联系并表达了他对音乐学习的想法。专业考试通过后,他又回到了熟悉的地方,只是学习的内容,从物理疗法到音乐。

在巴登的音乐计划中,他希望在学到一些东西后做一些个人和藏族音乐:“将民族音乐融入西方音乐,我相信会有更多的人接受。我还有一个梦想,那就是我将来会开始一场个人音乐会。 “

治愈的力量

周英培,施华明和巴登的坚持为我们带来了转机。

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新华社开辟了“中国之声”专栏,并计划使用多种音乐形式创作新的原创爱国歌曲专辑。整个专辑包括100多个单词,歌曲,歌手和幕后作品。这张专辑共包含八首歌曲,第一首单曲《无限》目前在线上,由胡彦斌,狄列巴,孟梅珍,周振南等等演唱。

但是,对于贵州圣华职业学院的盲人乐队,他们更期待9月17日的盛大礼物音乐会,因为他们将参加国家大剧院。

带领盲人乐队进入国家表演艺术中心的日子越来越近。张金才几乎每天都花时间组织音乐家练习。很早就知道第一个《我和我的祖国》练习了多少次。张金才和学生有时在歌曲的形式上有差异,但他会从专业的角度耐心地指导和说服音乐家。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都能理解对他们来说这并不容易。如果看不到分数,则必须依靠时间慢慢地思考和消化。他们可以坚持下去。这足以表明他们对音乐的热爱。张金才说,盲人乐队可以去国家大剧院参加演出,他仍然保持着正常的心态。他想用实际的动作对学生进行减压。他还认为,公众将对这个盲人管弦乐队有一定的容忍度。

作为团队负责人,周应培说:“很多人认为看到盲人的表演必须同情,自然而然地认为盲人并不容易,但我希望观众能感受到我们积极的一面。阳光。 “

购买新乐器、聘请专业音乐教师,贵州盛华职业学院在盲人乐队组建之初就已经向外界传达了他们的雄心壮志树立盲人的新形象。毕竟,音乐不仅是这些学生追求梦想的精神家园,也是他们融入社会的必备技能。

如今,随着演出机会的增加,音乐带给这些年轻人的快乐是无与伦比的,取而代之的是其他东西。无论是作为同伴还是作为策划人,张金彩都希望能在校外找到更多的机会,最终让盲人乐队的成员可以依靠音乐改变自己的生活。

施华明说,过去的遭遇确实让他感到沮丧和绝望,但盲人乐队带领他找到了一个新的方向:“我始终相信音乐有治愈的力量。”

文案吴再忠

图张志红

视频张欣张强

实习生任天新蒋莉

收集报告投诉

在普通人眼里,黑暗意味着什么?也许是孤独、恐惧或无助。但有些人不得不一直生活在黑暗中。他们或许都有办法与黑暗抗争,但贵州盛华职业学院盲人乐团的成员选择了音乐。在不到20天的时间里,盲人管弦乐队将迎来国家大剧院舞台上最重要的节点。他们为此所作的努力难以想象。

0x251C

比夜间暗

早上六点,夜色还没有完全褪去。在贵州盛华职业学院学生宿舍里,施华明转身站了起来。

0x251D

在黑暗中,他摸索着洗衣服,拿起洗脸盆和杯子,然后走向洗手间。实际上,施华明已经十年没有开灯了。十年前,他得了重病。现在,对于他来说,无论白天还是黑夜,它都是黑色的。

距离宿舍三百米的地方,足球场旁有几个电舱,上面放着他心爱的电吉他,还有鼓,马头琴,小号,贝斯,钢琴等。天晴后,他们会分开见面。来找你自己的主人。这些盲目的音乐家必须首先穿过狭窄的走廊,然后从台阶上走下来,最后越过足球场的一小部分到达机舱。

在这个距离上,史华明和其他小伙伴们轻松地走着,偶尔在路中间玩耍。

三年多以前,上海音乐学院现代器乐和打击乐音乐老师张小璐率队在贵州演出。他应邀在贵州省升华职业学院的一次演讲中,了解盲人学生对音乐的执着和热情。考虑到为他们做些什么真是令人惊讶。

经过一年多的筹备,于2016年12月12日成立了贵州圣华职业学院盲人乐团。作为自愿者,上海音乐学院现代乐器与打击乐系作曲专业的张金才作为盲人管弦乐队的老师加入了学校。 ``我也是第一次联系盲人学生。与他们相处的方式是互相学习,让他们逐渐信任我并愿意接受我教授的知识。张金才说。

作为一项创新性的探索项目,贵州圣华职业技术学院从一开始就一直在朝着专业方向努力。讲师张金才的音乐素质很好。他在1980年代赢得了上海古典吉他比赛的冠军,并为此进行了研究。我在日本学习,然后在日本学习。回到中国后,我在上海音乐学院任教。在得知学校有这个教育扶贫项目后,他决定从上海前往惠水。

从2016年到学校接手盲人爵士教育扶贫项目的培训,张金才只在春节期间回国探亲,其他时间都留在学校。盲人管弦乐队的成立意味着,作为西南唯一一所招募盲人教育的圣华学院,培养盲人康复理疗技术的作用已经转移到探索盲人教育改革上。

盲人乐团由十二名学生组成。最小的只有十五岁。他们主要学习钢琴,萨克斯管,鼓,小号,贝斯等。具有音乐基础的史华明自然会被招募为盲人乐队。

挑战是不可能的

没有音乐,没有命令,周应培坐在鼓前,一直在鼓架子上演奏。他需要调整到最合适的角度以保持更准确的音高。由于自小就热心,周英培对音乐非常敏感。

作为盲人乐团的队长,他需要发挥协调和组织的作用。此前,盲人乐团应邀参加了第五届上海音乐学院国际爵士音乐节。周应沛在表演中运用流利的英语向外国客人介绍了乐队。说到表演,他坦率地说:“舞台下有很多大师,要在这么多专业人士面前表演,心理压力比较大,我认为当时还不是我们最好的状态。 “

“我的听力比较好,音乐的感觉,比如节奏、音符、节奏等都比较敏感。周英培说,现在乐队已经过了对乐器的了解期,学习内容也转向了演奏技巧的水平,然后大家排练。

经过反复调试,悠扬的钢琴声、低沉的电吉他声、密集的鼓声,以及人们的声音不断回归各自的乐器。他们要么闭着眼睛,要么戴着眼镜,沉浸在自己的音乐世界里。

他们看不到分数。他们只能依靠记忆,所以比正常人需要更多的时间学习。这也需要我有更多的耐心,陪他们完成这个学习过程。张迪彩说,十多名盲人乐队成员来自西藏、安徽、广西、上海、甘肃、贵州等不同省份,其中有先天性失明和病理性失明。不同的生活经历、不同的生活场景会影响他们对音乐的感知。

十二个学生,除了三个,有基金会,其余的都是由张金彩教授的。现在乐队里每个人都至少有两种乐器。从音乐理论,到器乐表演,再到音响制作,张金才似乎有一个化身,但他始终认为,并非所有盲人都适合学习音乐,这需要一定的天赋。他自己只是在做一些普通的事情。

在排练现场,领唱Baden特别引人注目。他的脸棱角分明,棱角分明,衣服很酷很帅气,嗓音很好辨认,他的白色体恤衫配着尖头鞋,而且他是个摇滚歌手。这个来自拉萨的藏族男子当时在场。盛华学院有很多粉丝。

Baden最初是贵州圣华职业学院康复理疗课程的毕业生。他了解到学校招募了盲人学生学习音乐,并且从对音乐的热爱中,Baden积极与学校联系并表达了他对音乐学习的想法。专业考试通过后,他又回到了熟悉的地方,只是学习的内容,从物理疗法到音乐。

在巴登的音乐计划中,他希望在学到一些东西后做一些个人和藏族音乐:“将民族音乐融入西方音乐,我相信会有更多的人接受。我还有一个梦想,那就是我将来会开始一场个人音乐会。 “

治愈的力量

周英培,施华明和巴登的坚持为我们带来了转机。

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新华社开辟了“中国之声”专栏,并计划使用多种音乐形式创作新的原创爱国歌曲专辑。整个专辑包括100多个单词,歌曲,歌手和幕后作品。这张专辑共包含八首歌曲,第一首单曲《无限》目前在线上,由胡彦斌,狄列巴,孟梅珍,周振南等等演唱。

但是,对于贵州圣华职业学院的盲人乐队,他们更期待9月17日的盛大礼物音乐会,因为他们将参加国家大剧院。

带领盲人乐队进入国家表演艺术中心的日子越来越近。张金才几乎每天都花时间组织音乐家练习。很早就知道第一个《我和我的祖国》练习了多少次。张金才和学生有时在歌曲的形式上有差异,但他会从专业的角度耐心地指导和说服音乐家。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都能理解对他们来说这并不容易。如果看不到分数,则必须依靠时间慢慢地思考和消化。他们可以坚持下去。这足以表明他们对音乐的热爱。张金才说,盲人乐队可以去国家大剧院参加演出,他仍然保持着正常的心态。他想用实际的动作对学生进行减压。他还认为,公众将对这个盲人管弦乐队有一定的容忍度。

作为团队负责人,周应培说:“很多人认为看到盲人的表演必须同情,自然而然地认为盲人并不容易,但我希望观众能感受到我们积极的一面。阳光。 “

购买新乐器并聘请专业音乐教师,贵州圣华职业学院在盲人乐队成立之初就已经将自己的野心传达给了外界-树立了盲人的新形象。毕竟,音乐不仅是这些学生追求梦想的精神家园,还是融入社会的基本技能。

如今,随着表演机会的增加,音乐带给这些年轻人的快乐无与伦比,并被其他事物所取代。无论是作为伙伴还是作为计划者,张金才都希望在校园之外找到更多的机会,并最终让盲人乐队成员可以依靠音乐来改变他们的生活。

史华明说,过去的遭遇确实引起了挫折和绝望,但是盲目的乐队使他找到了一个新的方向:“我一直相信音乐具有治愈的能力。 “

广告文案|吴在中

图片张志宏

影片|张欣张强

实习生|任天新姜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