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私装地锁 “占位”被拆 一个车位引发三个官司

一个停车位引发了三起诉讼

我们报的记者徐伟伦

_周元庆,本报记者唐敏华

随着城市的不断发展,停车位的供需矛盾日益突出,许多居民面临着“不停车驾驶”的困境。北京市民(别名)刘璐因过去几年有权停车而被判有罪。然后,他在“恐慌”时刻成功地维护了他在三维停车场的权利。出乎意料的是,两年后,由于物业服务纠纷,他的停车位被强行撤回,中间曲折,并多次上法庭。这一次,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的判决支持刘璐声称房产公司应继续向刘某透露停车位,前提是刘璐按照标准缴纳停车费。

私人锁“占用”被拆除

刘璐的住宅区是一个古老的住宅区,原有的停车位规划不足。物业公司已在社区公众地方设立多个公共停车位,供业主停泊车辆。在和平时期,每个早到的人都会先停下来,他们也很安全。

刘璐通常下班迟到,每次回到社区,停车位都被占用,这让刘璐痛苦不堪。作为最后的手段,刘璐在她家门前的停车位上安装了一个地板锁,每天回家时都将车停在停车位。出乎意料的是,邻居强烈反对,并要求刘璐取消锁具。经过几次争吵,刘璐走了自己的路。后来,邻居来到物业公司,刘璐知道她遇到了麻烦,拒绝接听物业公司员工打来的电话。经过一段时间的平静,刘璐被法庭传唤。该物业公司起诉她,要求拆除地板锁并返回停车位。

在法庭上,刘璐认为她确实安装了地板锁,但没有强行占用停车位。锁安装在没有所有者的地方,并且不占用物业公司的土地。物业公司从未获得土地使用权。

审判后,法院认为该物业公司一直在社区实施物业管理。刘璐私下安装了社区公共停车场的锁具,抢占了停车位,侵犯了社区其他业主的合法权益。根据其管理职能,物业公司要求刘璐妥善拆除地面锁,并由法院支持。

虽然刘璐不愿意,但他也按照法院的要求拆除了地面锁。

停车位下降赔偿要求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在社区购买汽车,由于停车位不足,车主之间发生了许多冲突。为此,该物业公司改革了社区停车的难度,并建立了一个立体停车位。最后,刘璐希望得到自己的固定停车位,但新问题来了。 2016年1月的一天,当刘鲁刚停下车开门下车时,邻居张扬(化名)由于操作不当而落在了刘露的停车位上,导致车门被打开。机械盘绕,造成严重损坏。

之后,刘璐向法院起诉张扬和物业公司,并要求赔偿6500元的维修费用。

法院通过审判发现,物业公司在事故发生时没有提示三维车库的运作,也没有安排专门人员提供如何操作的指导。法院认为,使用三维停车位需要采取一定的保障措施。作为机械停车设备(立体停车位)的产权单位,物业公司应建立岗位安全责任制,并有义务派专人来管理和使用机械停车设备。特别是,当物业公司收取作为业主的租赁费并将停车设备租赁给业主时,应履行上述义务。在这种情况下,物业公司没有履行“派遣特殊人员管理和使用机械停车设备”的义务,这是对侵权的负面实施,是事故的最重要原因。因此,法院命令张扬和物业公司分别赔偿刘璐500元和6000元。

法院作出决定后,刘璐要求物业公司改变停车位,但此时社区内没有额外的停车位。经过多次谈判,双方终于达成了停车位租赁协议。该物业公司处理了刘璐楼的地下停车场牌照。期限为2016年1月21日至2016年10月21日。到期后,按150元/月计算。更新。

不满财产,失去职位

签署上述协议后,双方将遵循实施。 2018年国庆节后,刘璐突然发现停车位被锁定。她问房地产公司,该物业公司只是说她不再让她使用停车位。多次沟通失败,刘璐只能再次走进法庭。

在法庭上,刘璐仅提起诉讼,要求物业公司继续实施停车位租赁协议,续租租赁空间并以每月150元的价格支付车辆牌照。

对此,该物业公司表示,由于刘璐未支付2018年的停车管理费,物业公司锁定了停车位。与此同时,该物业公司向法院提起反诉,辩称此前签署的协议是一份未经计划的租赁合同,可随时解除;刘璐没有支付停车管理费作为严重违约;刘璐属于社区业主,建筑物的地下停车场应由业主优先考虑。使用。因此,需要取消停车位租赁协议。

经法官仔细询问后,原物业公司和刘璐就收取物业费有争议。刘璐认为,物业公司提供的物业服务不到位,不会支付物业费。物业公司认为刘璐的要求不合理,不能作为不缴纳物业费的理由。经过双方多次冲突,物业公司锁定了刘路的停车位。在法庭上,物业公司明确表示,只有当刘璐支付物业费时,她才会申请车辆牌照。

对于刘璐和物业公司在本轮“竞选”中,法院认为物业服务合同与停车租赁合同属于两种不同类型的法律关系,不能支付物业费作为停车租赁的前提。刘璐与物业公司之间的停车场租赁合同是双方的真实意图,并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它应该是有效的。由于刘璐只有在返回原停车位后才获得该停车位的租赁权,如果物业公司此时选择不向刘璐租用停车位,刘璐无法取回原来的停车位,并将面临无可用停车位的情况,这显然是不公平的。由于停车位是民生的重要事项,与人民的切身利益直接相关,物业公司应承担广义(非法定)强制承包的义务,即物业公司应继续在刘璐按标准缴纳停车费的情况下,向刘某出租出租车停车位,以确保有停车位。

至于是否继续按照150元的月度标准,法院认为停车费标准是由停车管理部门按照有关规定确定的,不适合在此情况下确定。然而,在这种情况下,物业公司明确表示,目前的停车费标准是每年1800元,刘璐承认,所以刘璐应按标准支付停车费。

因此,法院作出了上述判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