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资产”超千万元,却无法保障基本生活,这类“穷人”正成为主流

  文:白豫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经济经历了腾飞的40年,大部分老百姓的生活还是往越来越好的趋势发展,极端贫困人口的数量也随着精准扶贫政策越来越少,人们从最基本的吃饱穿暖的生存需求已经逐渐过渡到吃好穿靓的物质追求中来了。

  

  而物质追求的直接后果就是人们对一个人所拥有金钱的数量,与个人成功与否联系起来,嫁人要嫁有钱的,娶媳妇要先买房,资产,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国人的精神与物质的双需求产物。而资产的直接体现形式最近十多年被某些人刻意与房产挂钩,进而,房产成为一个人是否成功的首要因素。于是,就出现了一种资产千万的“穷人”。

  

  北京的柳先生是一名普通的上班族,每月工资也不过7、8千元,前几年因为结婚时女方的要求,在北京五环内买了一套学区房,140平米,全款价格1200万元。柳先生掏空了父母、祖父母和自己的三代继续,变卖了自己的老房,才凑够了600万的首付,剩下600万按揭贷款30年,算上利息,每月需还2万多元的房贷。

  

  婚后柳先生勤勤恳恳的工作,从不敢有一丝懈怠,但每月挣的钱都不够还房贷的,每到还款日,父母都不得不从的退休金里挤出一部分给柳先生付房贷。好在祖父母都还健在,且退休金还算客观,所以一家人的生活虽然紧紧巴巴倒还过得去。虽然一家6口人住在一套房子里略显狭小,但也其乐融融。

  但从2017年开始,祖父母相继过世,没有了祖父母的退休金支持,柳先生的还贷开始有了压力。2018年初,柳先生的孩子满月,父亲因饮酒过量突发脑血管疾病住院,在医院住了2个多月,终究人力抵不过天命,杀手归西。柳父过世后,家里的收入只有柳先生的工资和母亲的退休金,加一起也不过1万五左右,每月数千元的房贷亏空压的柳先生喘不过气来。

  

  2018年5月开始,柳先生的妻子开始工作,三口人的收入每月2万出头,但生活费就只剩下不到2000元,还要兼顾孩子的奶粉、尿不湿。为此,柳先生戒了烟酒、卖了汽车,全家人精打细算的过日子,生活状态极其拮据。

  柳先生当初买的那套价值1200万的房子如今已经升值到了1500万元左右,但这房产升值对他来说毫无意义,他依然感觉到每天都活在一个不断吞噬着自己生命的“魔窟”里,一睁开眼睛就欠人好几百块钱。据柳先生说,他这种情况的人大有人在,单位里买房的年轻人都面临同样的资产困境,他们正在成为一种新的穷人,一种资产千万的“赤贫阶级”,时常交不起几十元的电费。

  

件是:

  1.工作满两年2.所在公司有申请资质3.最近六个月纳税达合计到达2000元4.具有学士学位且成绩突出者;具有中级专业技术职称的业务骨干;在国外获得学士学位并取得一定研究成果的留学人员。

  仅这一项就把相当一部分购房意向者堵在门外,另外,柳先生买的是学区房,但是非京籍的孩子在北京不能参加高考,北京的教育质量是很高,但北京的录取分数低,在北京读完高中再回江苏、河南、山东等地参加高考的唯一结果就是被那帮“学魔”踩在脚下。

  

  除此之外,二手房交易税和过户费也卡住了不少购房者,房子价值是越高,要交的费用当然也越高。由此,柳先生的房产很难卖掉,即使是卖掉房产,恐怕也不是如估值中的那样升值,甚至有可能在购房价1200万以下。除此之外,柳先生在卖掉房产之后还需要清偿600万的房贷贷款和300多万的利息,如此一来,柳先生付出了总计900万元的首付和利息加一套老房子,如今得到的很可能不到300万元,相当于老房子卖了300万在手上,300万元,根本不足以支撑他再去买一套房子。而且房价越是上涨,他也就越不敢卖房,因为一旦卖了房就再也买不起了。

  所以,他们只有硬撑着把房贷还清,还着房贷,他们还有房子租,一旦卖了房产他们极有可能被高额的房价排挤出北京,人脉和工作以及许多年的努力全部付诸东流。

  

  “有房的穷人”,主要就是因为资产被“冻”住了,无法流动,因此,家庭在做资产配置的时候,千万不要将全部积蓄去买房,这就会要预留容易出现虽然有套房,但无法保证最基本的生活的尴尬境地。适度的流动性资产,在急用的时候能随时变现,这是非常有必要的。

件,尽早还清贷款。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