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孙武:《万历十五年》对中国的批评,偏颇在哪里?

?

[文/观察网专栏作家孙武]

最近,观察网的一篇文章引起了黄仁玉的工作《万历十五年》引起了大家的讨论。

《万历十五年》当大陆开始流行时,我还是学生。这本书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批评“中国用道德取代了两千年的法治,这是明代所有问题的症结所在”。现在,重新审视那年震惊我的观点,我感到充满了问题。我希望与观察员网络的读者进行交流。

%5C

黄仁宇是一个有中国情怀的人。他为落后的中国寻找疾病的根源,但他已经开出了现代西方处方。他的局限性有限,但他绝不会指责古代和现代的中国。在回忆录《黄河青山》中,他批评美国学者站在西方自由主义和民主的立场上,不知道如何对中国和亚洲的历史有一个同情的理解。他指出,在美国,“中国必须被视为雪”。 “公主或老巫婆”,“美国人不愿意纠正自己捍卫自由和民主的象征”.

但是,应该指出的是,尽管黄仁宇不能接受西方现代性作为唯一标准,但他为中国古代开辟了现代数字化管理方式,显然与他对历史“同情”的理解相矛盾。

他的一些批评,如:

n

无法积累资本仍然是一种趋势,再加上缺乏机制,是造成中国人生活水平低下的主要原因。官僚管理依靠文化凝聚力来维持政治稳定,本质上不能成为扩展国民经济的工具。

n n

缺乏实质性的中产阶级一直是一个根本性的弱点。中国政府和国家的道德,理想的正义和沉迷于伪装,都是由于无法通过数字化管理的情况。如果我们不抓住这一点,近年来我们也可能误判中国的发展。

n

它不仅仅局限于他现代金融史的研究视野,而且不适合总结中国古代的社会问题,因为中国历史如此漫长,即使从两千年的角度来看,与世界的相比也是如此。文明。中国在数字化管理方面的得失可能是一个重要的学术话题。难怪葛兆光说这种观点让人们看到了马克斯韦伯理论的阴影,很容易将传统中国和现代西方视为两极。俗话说,黄仁裕伟大的历史观念已经过度简化了复杂的历史。

n

像魏特夫的“东方威权主义”一样,黄的“道德替代法”是在学生时代解释中国社会的流行“大历史观”之一。我不是历史专家。我无意证实或伪造黄仁宇的历史观点。让我们假设这个描述具有符合历史事实的元素。但这是否是中国社会的一个缺陷?

n

道德和法律,任何理想的社会都应该坚持认为不可能选择一方而不是另一方。西方拥有维护程序正义的制度和法律,以及培养道德情感的宗教。同样,中国古代社会也是一种仪式和法律。

n

黄仁宇曾为自己辩护:“《万历十五年》指出道德不是万能的,它不能代替技术,特别是代替法律,但从来没有说道德可以是全部,但道德应该更大。任何问题,可以先用法律和技术来解决。不要先提出道德问题。“

n

可以看出,黄仁宇实际反对的是“道德优先”。但“道德优先”可能是中国古代智慧的结晶。

n

美国上诉法院法官Learned Hamd说:“我并不总是理解为什么人们在宪法,法律,法院和法官中寻求帮助以实现公平和正义。我一再告诉你要这样做这是错误的。因为真正的公平和正义只存在于男人,女人和孩子的心中。如果公平和正义在人们的心中死亡,宪法,法律,法院和法官都不会拯救他!

n

着名的伦理学家麦金太尔也在《谁之正义?何种合理性?》提出了这个深刻的问题。如果忽视个人美德的培养,那么所谓的司法制度和司法规则就是“谁是正义”?

n

西方有识之士所看到的问题正是古代中国人已经总结出来的问题。这些经典话语值得一一引用,我们都应该正确地阅读。

n n

“法轮可以惩罚人,不是人可以便宜;可以杀人,而不是人。” (《盐铁论》)

n

“我不知道正义,我不能将法律定为犯罪。法律可以杀死那些不孝顺的人,不能让人成为一个洞,一个过去的旅行;法律可以窃贼,但是不能让人民更便宜。孔子养了3000个人,都是孝顺嘿,言语是文章,行为手段,教义也很好。“ (《淮南子》)

n

“不要教导和杀死虐待”(《论语》)

n

这些格言不仅是空谈的道德教育,而且它们的意义也是由历史证明的。《史记》汉朝的崛起,豁免繁文缛节,促进简洁,法国网络太宽,不能错过“吞鱼”,但执政的统治正在蓬勃发展,没有人敢犯错误,人民和美国都很稳定。

n

这与《汉书》中所述:

n n

“那些通过仪式和道德来统治,积累仪式的人;那些以惩罚为主,累积惩罚的人。惩罚和人民责备,仪式,人民和亲。”

n

“该指南以道德教育为基础,道德教育和谐,人民幸福;法律驱动,法律极其受欢迎。”

n

古代中国人注重道德,因为这是看待制度问题背后的人性问题;这是因为社会混乱的根源在于人民的心;这是因为系统只是一个外部原因,领导是内部原因。

n n

“如果一个人拯救,那么他的政治举动,如果他的人去世,那么他的政治利益”(《礼记中庸》)

n

因此,中国古人通过道德教育培养了先贤们,以掌握国家治理的起源。这个起源是人而不是法律。这种认识确实是中西社会的差异。

n n

“统治者,统治的终结;绅士,法律的源泉。所以有一个绅士,但法律是省,足以传播;没有绅士,法律就足够了,足以混乱。”/p> n

孔子生活在一个毁灭和毁灭的时代。中国古代思想家早就认识到人们无法依赖它,而且这个系统最终会变得不可靠。虽然每个王朝的仪式系统都可以继续,但统治者已经恶化,王朝最终会衰败。

n

虽然理解上存在差异,但实践是相似的。儒家思想的“以德治国”应该与西方社会的宗教功能相对应地看待这个“德”。当然,基督教道德不是世俗的道德,而儒家也是一种信仰体系。

n

%5C

n

1973年,英国《观察家》(观察员)周刊,以约瑟夫博士,陆桂珍博士和黄仁宇博士为封面,作了专题报道

n

黄仁宇认为,张居正总是告诉万里道德,道德,克己和仪式。在张居正去世后,万里发现这位每天给他道德的老师原本是一个好看的人,谈论腐败,接受贿赂,充满道德和道德,以及一个男贼。

n

然而,张居正的例子不能成为指责社会“代表法律道德”的基础。天主教会的黑暗和罪恶,薄伽丘在十天内讲述了一百个故事,所以西欧社会正在利用宗教来代表法律吗?在西方社会中,男性小偷是一种人文主义的觉醒。在中国社会中,它在道德上是虚构的吗?一个好人成为淫荡的人确实很少见。这正是道德教育的必要性,而不是否认道德教育的原因。与此同时,作为一个宗教对手,中国的圣人教育必须包含超出世俗道德要求的内容。有人批评中国古代圣人教育缺乏人性。是亚伯拉罕牺牲独生子的人性吗?

n

巧合的是,我最近再次阅读《大明王朝1566》,这是一部电视剧,胡宗贤和海瑞当然不是完全的历史。有一个场景,胡宗宪在海瑞读了两首诗,一首给他,一首给自己。

n

这是高诗对海瑞的诗:

n

我本渔樵孟诸野,一生自是悠悠者。

n

乍可狂歌草泽中,宁堪作吏风尘下?

n

只言小邑无所为,公门百事皆有期。

n

拜迎长官心欲碎,鞭挞黎庶令人悲。

n

胡宗贤给岑参写了一首诗:

n

万里奉王事,一身无所求。

n

也知塞垣苦,岂为妻子谋。

n

这两首唐诗当然是历史现实。高诗和岑参是唐代最有成就的边塞诗人。在这些历史经文中,什么是“以德治国”,什么是“人心的统治”。道德教育是一种情感传播。它具有穿越时空的力量。张居正为万历皇帝上课的例子只是教育的失败。这并不意味着教育本身就是错误的。

n

西方社会的意识形态巨人尽管表达程度不同,认知水平不同,但实际上与中国哲学家有着相似的问题意识。学习道德和研究人心的热情远远超过研究系统,程序和技术。我们不仅要看到卢梭主张“社会契约”理论和“人民主权”,还要看卢梭写的《忏悔录》和《爱弥儿》;我们不仅要看到以《国富论》秘密而出名的亚当斯,还要看到编写《道德情操论》的亚当斯密。即使早在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在西方思想的源头,美德一直是生活的最高目的,也是社会正义的源泉。然而,没有人曾经说过《理想国》用美德取代了国家统治的正义。

n

忽视道德教育的社会充满了“超法律土地”中的各种反社会行为和问题,如校园欺凌,青少年吸毒,酗酒,卖淫等。另一方面,法律并没有解决根本问题。 “法律是对小偷的点头。”美国前总检察长霍尔德曾经说过,美国只占世界人口的5%,但美国监狱的囚犯约占世界囚犯的一半。占总数的四分之一。

n

程序正义只是正式的正义,道德追求才是正义的本质。好消息是,由于《万历十五年》的普及,我们并没有放弃传统的中国社会对道德教育的重视。相反,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国力的增强和自信心的提高,我们更加关注传统。道德教育,与选举权力的选举,国家的治理更深层次的融合,这确实是当今统治者的非凡。

n

本文是观察员网络的独家手稿,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n n n n n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