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今日!每日!永志不忘

今天

另一年是7月7日

每当时间转到这一刻

这个国家的不公正的耻辱

山区河流洼地的悲哀

国家渗透的痛苦

总是在心里醒来

0c5e39c5804745fbb3fe082c07cc0226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上的捍卫者

时光飞逝,流传多年

回顾今天,82年前

血与火融化的历史

什么让我们醒来?

阴谋与和平谈判

7月7日的事件是一个精心策划的阴谋。

1937年7月7日午夜,北京军队日本参谋长Matsui Takuji打电话给行政委员会外事委员会,辩称日本军队中队在夜间在卢沟桥进行演习,好像听到了驻宛平市部队发射的枪支数量。声音导致运动混乱,失去一名士兵并要求进入宛平市进行搜索。

30080e73ebec4b26bc16eda42ffb3013

宛平市闭门造车

第29军部队拒绝了日本军队的无理要求。两军之间的谈判一直持续到7月8日凌晨5点。黎明时分,日军突然向卢沟桥上的中国军队发起进攻。炮火轰炸了宛平县。

856c60672b224686998b5bbfea778cdd

卢沟桥

同日傍晚,中国驻军第29军第110旅抗争,吉星文化集团三次不断击败日军。守卫宛平市和卢沟桥的第三营高喊“宁是一个死鬼,不是国家的奴隶”的口号,并一再击退日军的袭击。日军第3旅直奔龙王庙和附近的铁路桥。第29军的两个排只守护着桥头堡。在一天结束时,超过60名官兵被牺牲。

随后,吉星文化团的年轻士兵用绳梯爬出宛平市,竟然在铁路桥上砸了一个日军中队,重新获得了龙王庙和铁路桥。

e54c790481094d2ab13c291a6267b83d

驻宛平的中国军队赶赴卢沟桥战场

7月8日,中共中央发出《中国共产党为日军进发卢沟桥通电》,说明:

“平津处于危险之中!华北处于危险之中!中华民族处于危险之中!只有全国才能进行抗战。这是我们的出路!呼吁同胞,政府和军队团结起来建立强大的民族统一战线长城,抵抗日军的侵略!“/P>

同一天,蒋介石命令第29军的军队宋哲元:“宛平城应该固定而不是退役,必须动员全部为扩张做好准备。”

9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下令全国准备战争,并命令宋哲元指挥第26军第四军孙连忠支援第29军。

战争似乎很受欢迎。

但是,当箭头位于琴弦上时,角度的两侧都会暂时松动。

7月9日上午,第29军副总司令,北平市市长秦德春,日本北京服务部负责人松井孝郎达成了三项口头协议:

双方立即停止射击;第二,日军撤退到丰台,第29军撤到卢沟桥西侧;这个城市的防御由安全小组接管,数量限制在300个。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和平谈判在零星的冲突中是间歇性的。宛平城门关闭,负责谈判的中国代表不得不挂在城市的绳索上。

中国方面对和谈的态度应该说是真诚的,因为它是第29军的领导人和国务院的理事会主席宋哲元,希望解决“七七事变”以和平的方式。

妥协与失败

宋哲远曾经是抗日战争中最坚决的将军之一。他领导的第29军因其抗日热情而闻名全国,与军事指挥官毫无关系。

d30f61f0a5114b3289cb22b7927eaad8

宋哲元

在1933年的长城抗战中,由宋哲元领导的第29军尽管设备陈旧,补给供应有困难,但在近战和夜战中使用剑,手榴弹和不屈的精神歼灭了3000多名日军。在西峰口和罗文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第29军的大剑队在国内外得到提升。宋哲元也获得了青田日奖章的最高水平。

9d7ff88626ef44b3a2a8ef9a8811e131

Broadsword团队将练习。

第29军的日常教育非常重视激发士兵的爱国热情,比如每个周末都有意识地饿着肚子,让士兵回忆起日军在军营中的入侵,或者在周末改善食物买猪,让士兵大喊大叫是用抗日口号进行的暗杀。

8a7ce7dff4db42479e1aac4500fbedf0

一名29岁的少年士兵,由一位英国摄影师拍摄的大刀。

ce93a4b384494c6ebb7acd0cce1da6a5

抗日战争博物馆使用的抗日战士。

在独特的爱国主义教育下,第29军对抗日的热情上升。然而,在“七月七日”之后的十多天里,宋哲元没有像四年前那样抗拒,但他一直在妥协日本军队并努力做大做小。

因为与日本人相比,宋哲元当时也向中央政府发出警告,担心中央军队将歼灭这条道路,并借机削弱了平津地区第29军的控制权。因此,在“七七”之后,他多次希望和谈,甚至不允许中央军队进入华北,甚至把一些正确的意见当作耳语。

为了保住平津地区的“家族企业”,宋哲元试图在日方与中央政府之间生存下来,甚至放弃了寻求和平的军事准备。他下令从7月14日起撤销北平的戒严令,北宁铁路的列车将正常化。第29军与日本军队之间严禁摩擦。

直到7月23日,天津《大公报》,范长江发布了一份时事通讯《卢沟桥畔》,并在报纸上看到了战争的气氛。

5dec0571952243569cd13d2cefbb31ee

1937年7月《大公报》由范长江《卢沟桥畔》发表

在文章中,范长江真实地描述了第29届官兵所面临的残酷现实。战争期间,战士,警卫,医务人员,野战医院等没有设备,与士兵的伤亡无关。后方运输,电信等没有做出适当的安排。当日军组织完整的铁路和汽车运输时,第29军驻军由农民和大人运送。

8dd77ec28b864832b3c18a3ef8b445fc

驻扎在北平的第29军士兵肩上扛着机枪子弹口袋,上面挂着一把传统的中国剑。 1937年8月28日在英国出版《伦敦新闻画报》。这张生动的面孔是1937年抵抗日本人的第一线战士。

27日中午,日军中将陆向庆下令对中国军队进行全面攻击。日军立即向宋哲元发出最后通,要求他退出华北军队。

28日凌晨,日军发动全线攻击。几乎在一夜之间,北平倒下了。

背叛和血腥的战斗

1937年7月28日,一场史无前例的激烈,残酷,血腥的战斗来到了南苑军营。

对于南苑捍卫者来说,这几乎是一场注定要失败的战斗。因为枪被叫到隔壁,雷被“朋友”埋葬了。这名叛徒被埋葬在29军的失败中,隐藏在第29军的上层,担任“行政委员会管理委员会”,平井潘伟贵,晶晶办公室的高级顾问。

8f61cac80f1a4f8e89e66836e3176866

从小就读诗的潘玉贵,不仅是晚清学生,而且还在日本留学,可以说中文,日文和英文。除了高等教育,它还收集古董,大师书法和绘画,并喜欢书法。可以说它是一种天赋,但是由于自己的利益,他已经卖掉了他的同胞,并且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7月7日事件发生半个月后,第29次陆军司令宋哲元制定了反日军的计划,潘一贵第一次将这一消息转交给了日本人。

336b965057fd4878a6b4fd605d47fb79

日本媒体报道当时南苑的血腥战争

宋哲元的反击计划定于1937年8月1日进行,所以有必要转移赵登宇主力部门来改变防御。赵登喜没想到这条消息实际上是事先得到了日军的通知。

赵登宇带着132师的三个主要团体中的一个赶到南苑,其他两个团体后来到了。 1937年7月27日,日本军队提前通知了这些信息,伏击了后来匆忙赶来的两个团。部队陷入敌人的包围圈,在激烈的战斗中被摧毁。

潘玉贵不仅卖掉了第29军改变防御的时间和地点,而且甚至军队的部署也告知了日本军队。根据潘一贵提供的资料,日军首先集中攻击南苑军营南部军事训练队的阵地。

大多数这些学生士兵来自北京大学和中学。宋哲元认为他们是未来军事训练的支柱,甚至不愿让他们走到前线,把他们置于相对安全的南方阵地。战斗前几个小时,他们才拿到枪。

d2bdd68e54504c7eb2e5943cb58371d9

幼稚的学生士兵

潘玉贵对敌人的叛乱导致宋哲元的一群学生士兵,造成1100多人伤亡,而袭击日军的伤亡人数不足100人,差不多是11比1。

他的第二次销售直接导致了第29军的整体失败。

宋哲远很难支持卫冕部队。 7月28日上午,赵登宇被勒令撤离。潘一贵并没有无休止地,并迅速向日军提供了关于第19军的撤退命令,撤退时间和疏散路线的各种机密信息。撤退的命令还没有到达中国将军,它已经出现在日本的桌子上。

下午4点,已退役的中国军队进入该国,日军炮火袭来。在这场战斗中,日本军队甚至没有建造一个掩体,组织混乱,但目标非常明显,没有必要瞄准,随着日本的轰炸,赵登的队长没有准备好,战斗变成了片面的屠杀。

赵登宇坐着的车被火力覆盖,并被放映。死亡很激烈,他去世时只有39岁。

副指挥官麒麟苑首先受伤并摔倒。然后,当他在受伤的命令下爆发时,头部再次射击并被牺牲。

86ffaf266e5144fd855736549474c0d6

麒麟苑(左)赵登玉(右),曾在南苑战役中丧生。

这是第29次平津抗日战争中最悲惨的一幕,也是南苑卫冕战争的最后一幕。第二天,宋哲元命令放弃北平,第29军撤到南方。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出售南苑驻军的叛徒潘一贵被誉为“北平警察局局长”,很快晋升为天津市市长。抗日战争胜利后,他仍在大胆地在法庭上辩论。他的动机实际上是免除的。 “战争蔓延并困扰着人民。” “所谓的叛徒真的很爱国。”

eff48bdff20d4349919981849a2dbf8b

潘玉贵(左二排)和日本伪照片

北北之殇

7月28日晚,大势已经消失。

黄昏时分,第29军的残余分子三三两三分散回北平,最后聚集起来。随后,有命令将所有官兵送往中南海收集和休息。

7月29日,日本独立部队第11混合大队肖晓袭击了北苑独立第39旅,黄寺和渭北安全部队。下午6点,黄寺被日军占领。随后,在北苑独立的第39旅玄武大队指挥官中,北京市的独立27旅也被日军解除武装。

这一天,北平倒下了。一天后,天津倒下了。

e69f2b3617ae4bc694bffb76d920faf7

1937年8月7日,英国《伦敦新闻画报》(伦敦画报展望了中国北方战争期间被国民政府遗弃的北平。

0aed0ee4c52146049ce0088ead92ee43

北海

0e88780f7a5845f0a4609c89d74a7585

前门

八十二年的时间荏苒

战争的阴霾

被和平的阳光驱散了

然而

这种融化血与火的历史

今天,每天

警告我们

走得更远

不能忘记来的方式!

3ca0734d92c24f71827c041178f4dfcf

驻宛平市的士兵前往卢沟桥抵抗日军。

6fa57a67fa514ca0b7249ff753d0becb

游客在宛平市游玩

e6a6bb8b95024900895ce585dd122f8e

1937年7月29日,日本侵略者占领北平,经过前门大街。

9338304187fc4fee9737492a7b3f2c45

游客们正在北京前门大街玩耍

1912bedfb41a4699993c3514545db3cc

1937年7月7日,在“卢沟桥事变”之后,日军围攻河北省宛平市。驻扎在宛平市的国民党第29军代表王启源被一名带绳索的士兵绑起来,被赶出城外与日本军队进行谈判。

453aa843770c4338a1eb3468b2071db0

今天是宛平市的一角。

df50fa4565734c76ad38c5df565172ed

1937年8月8日,日本军队排队爬上永定门塔。

34fb02b1f7424abe8fc2fdcccc0c87a0

今天的北京永定门楼。

胜利永远不会从妥协中寻求

只有自己成长

能够代表和平与正义

背叛国家和民族的罪人

最终会被历史评判

一个血腥的孩子,为了人民而忘记了这个国家。

是一个国家不屈不挠的支柱

今天,每天

别忘了!

记得!奋进!自我提升!

46631cf690b547df86d5ea5f77968e69

北京日报(ID:Beijing_Daily,整理:紧张)综合人民日报,全球网络,“北京日报,老景图说”

制图:杨攀

制片人:王然

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