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蒋廷黻与《中国近代史》评论

江廷玉(fú)(1895年12月7日-1965年10月9日),章名,笔名清泉。

这本书的内容容易理解,很少有单词难以理解。根据本书的前一部分,该书删除了民国15年后的章节。撰写期间为1839年至1927年。年底,我很遗憾没有阅读全文。此外,本书的内容无以言表,让读者的使命是时代“困境中的多重政权,以及更多的官员机会”。

从鸦片战争开始,这本书与中国和英国存在巨额贸易逆差。它认为,黄金和白银的持续流出不利于国家的发展,而是统治阶级的自我保护。在清末,政府在中国制造了自己的鸦片来抵制外国鸦片,但中国人民并未考虑。相反,英国不吃鸦片吗?这是征服世界的行为,而征服国家则无所谓。宗教改革已经在西方进行,这将自由和平等的概念传播到了欧洲和美国。视中国为教师已有数千年的历史,我觉得中国不会成为学生。平等贸易是世界独立国家的基础,但中国在Macars代表团访问乾隆时就失去了贸易,也没有考虑对其安全的危害。它变得越来越激烈,使其成为现代世纪民族动荡的根源。

“自强运动”乃近代士大夫为救国第一举,维新变法为第二举,可将拳匪之乱为第三举。第一举在中央以恭亲王为首,初识西方坚船炮利,乃与曾、李、左、张、沈等为地方官员发之,他们未出洋过,受时代的限制,少有考虑周全,西式军队乃中式军队开销大,至少三倍与传统,后开展“求富”,以平衡编练新军之需要。此乃符合世界发展之潮流。

最使吾感慨之深为1904年日俄战争,这是中俄日英在外交使用的手段,不乏把它看作为“绥靖政策”的一种方式,这在某种程度上暴露了俄国“农奴制”改革后封建制度残余的解释(土地的需求和技术落后、缺乏资金)。南满和北满势的划分,日俄都承认主权属于中国。本书中,袁世凯在1913年杀宋教仁一事,有待商议,吾认为另有所因;1911年的辛亥革命,蒋先生客观言辞,实感欣慰。

当代人不谈当代史,这是陈先生不深入治近代史的原因,缘由在于”bias”.

说明:图片来源于网络,仅用于参考。